公司新闻 | News

至本医疗科技亮相第19届世界肺癌大会(WCLC)!

2018-09-28


由国际肺癌研究协会(IASLC)主办的第19届世界肺癌大会(WCLC)于当地时间2018年9月23日-26日在加拿大多伦多顺利进行。世界肺癌大会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专门探讨肺癌及其他胸部恶性肿瘤的会议活动,汇集来自世界各地的逾7,000名研究人员、医生、专家、患者、倡导者和从业人员。



国际肺癌研究协会(IASLC)是全世界唯一一家专门关注肺癌及其他胸部恶性肿瘤的全球性组织。协会还定期出版期刊《Journal of Thoracic Oncology》(JTO),至本医疗科技数篇研究成果已被JTO接收,敬请期待后续报道。本篇文章小至将重点为您介绍至本医疗科技参加本次WCLC的 三篇 研究成果(poster)


1
P3.03-07:EGFR突变的中国肺腺癌患者共突变基因组分析


01


背景:

EGFR突变是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最常见的驱动基因突变之一。伴随二代测序(NGS)在临床应用中越来越普遍,发现了越来越多的激酶结构域扩增和融合等罕见EGFR突变。

病人和方法

入组了989例中国肺腺癌患者,其中男性504例,女性485例,中位年龄60岁。人口统计学和临床特征见表1.



对石蜡切片样本和外周血液样本进行450个基因panel的二代测序,排除胚系突变。变异形式包括单核苷酸变异(SNV),短片段和长片段插入缺失(Indel),拷贝数目变异(CNV)和基因重排/融合。


结果:


1.中国肺腺癌患者中EGFR的变异类型特征

57.1%(565/989)的中国肺腺癌患者被检出至少一个EGFR基因突变,其中SNVs和Indels占74.2%,仅存在基因扩增的比例为2.7%,基因重排0.5%,20%存在SNVs和Indels的患者携带至少一个EGFR突变。而且,EGFR基因重排与其他类型的基因突变互相排斥(图2)。



2.中国肺腺癌患者的EGFR突变图谱

19号外显子缺失和L858R突变是最常见的EGFR突变,分别占所有EGFR突变的37.9%和33.7%。对EGFR-TKI不敏感的20号外显子插入占3.7%,最常见的耐药突变T790M占5.9%。在18.9%的EGFR突变患者中,发现了包括L861Q、G719X、S768I等在内的不常见的EGFR突变(图3)。



此外,67.8%的罕见突变发生在激酶结构域(图4)。



3.EGFR共突变和激酶受体融合

对EGFR共突变和激酶受体融合进一步分析显示,1.1%(6/559)EGFR突变的中国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同时包含EGFR突变和已知可用药的激酶受体(包括ROS1、RET和NTRK)融合。6例患者中3例接受EGFR-TKI作为标准治疗。1例患者在10个月内达到部分缓解(PR),另外2例患者分别在4个月和5个月内实现病情稳定(SD)。EGFR共突变和其他驱动基因如图5所示。



结论

在中国,大约38%的肺腺癌患者存在不止一个的EGFR基因突变,19%患者的EGFR突变是不常见的突变;此外,1.1%的EGFR突变患者存在已知可用药的激酶受体融合;我们的初步数据表明,EGFR突变和激酶受体融合共存可能与EGFR-TKI反应时间较短有关,但需进一步的大样本队列研究来证实。


2
P3.12-14:中国小细胞肺癌的基因组图谱及其对治疗的提示

▲本篇poster第一作者 北海市人民医院胸外科主任 

主任医师钟宏亮相WCLC现场


02

背景:

小细胞肺癌(SCLC)是最致命的恶性肿瘤之一,约占肺癌的15%,5年生存率很低。有研究揭示了西方SCLC患者的基因组特征,但对中国SCLC患者知之甚少。


方法:

收集124例中国SCLC患者的FFPE肿瘤及配对血液样本。患者的中位年龄62岁(29-83岁),其中男性99例(中位年龄61岁),女性25例(中位年龄63岁)(表1),进行450个基因panel的二代测序。



结果:


1. 小细胞肺癌的基因组图谱

124例SCLC患者中,检出的基因突变频率分别为TP53(94.9%)、RB1(83.5%)、LRP1B(22.8%)、KMT2D(13.9%)、NOTCH1(12.7%)、FAM135B(11.4%)、FAT1(11.4%)、KDR(11.4%)、SPTA1(10.1%)和STK24(10.1%)(图2)。



2.TP53和RB1共突变

进一步分析TP53和RB1共突变情况发现,76.8%的中国SCLC患者同时存在TP53突变和RB1突变,低于西方人群(90.9%,p=0.007)[1]。


EGFR突变(7.2 %),TERT扩增(10.9 %),NOTCH1突变(11.8%),TNFSF 13B突变(6.4 %)和BRCA2突变(5.5%)只发生在TP53与RB1共突变(co-mutation)的患者中, FGFR1扩增在仅发生TP53突变的患者中更加普遍。(4/12 vs 2/93,P = 0.000012)(图4)。



3.癌症相关信号通路中的基因突变

中国人Wnt、同源重组缺陷(HRD)、Notch和细胞周期(p53信号传导)通路中基因突变的检测结果与西方人群有很大差异,P值分别为0.0005749、0.01227、0.01722和0.02958。Wnt通路:34.7% vs 58.2%;HRD通路:20.7% vs 36.3%;Notch通路:19% vs 33.6%;细胞周期通路:86% vs 73.6%[1]。也就是说,中国人群中细胞周期的突变检出率较高,而其他通路的突变检出率较低。我们还分析了PI3K/mTOR和HRD信号通路中的基因突变。


结论:

与以往报道一致,TP53和RB1的高突变率是SCLC最重要的基因组特征[1];除此之外我们还发现一些可靶向的基因变异,包括HRD、FGF家族、KIT、PDGFRA和DDR2,这可能为SCLC患者提供潜在的靶向治疗选择;还需要进一步分析这些基因组改变与SCLC临床特征之间的关系。


[1] George J, et al., Nature. 2015;524(7563):47-53


3
P3.13-21:阿帕替尼联合埃克替尼一线治疗EGFR共突变非小细胞肺癌的临床研究


本研究由河北大学附属医院肿瘤内科首席医师商琰红副主任发起,至本医疗科技有幸参与。

▲商琰红副主任携poster亮相WCLC现场


03

背景:在二代测序(NGS)的临床应用过程中,经常发现未经治疗的NSCLC患者中EGFR与其他基因共同发生突变(co-mutation,“共突变”),这可能是EGFR-TKI原发耐药的原因。


在我们之前的研究中,56例中国肺腺癌患者采用NGS检测,发现52%(29/56)的患者存在EGFR共突变,频率最高的共突变基因是TP53(83%,24/29)和细胞周期通路相关基因(24%,7/29)。


临床资料表明,抗血管生成药物联合EGFR-TKI可能逆转EGFR-TKI获得性耐药。阿帕替尼(Apatinib)是一种靶向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2(VEGFR2)的新型抗血管生成药物,埃克替尼(Icotinib)是一种EGFR-TKI,两种药物都属于“中国造”。


本研究旨在评价阿帕替尼联合埃克替尼作为EGFR共突变NSCLC一线治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并比较EGFR共突变亚组之间疗效的差异。


方法:这项单臂开放标签的探索性研究将招募50名中国IIIB/IV期肺腺癌患者,这些患者以前从未接受过任何抗肿瘤治疗。将收集每个患者的肿瘤组织和对应的血液样本,进行450基因panel的二代测序,旨在全面评估EGFR突变以及共突变。


同时,在治疗前从血液样本中提取ctDNA进行NGS检测作为基线数据,然后在治疗开始后的每2个月检测一次ctDNA直至疾病进展,以评估基因组变异的演变和药物疗效。


▲研究设计


研究目标:研究的主要终点是无进展生存期(PFS),次要终点包括疾病控制率(DCR)、总生存率(OS)、生活质量(QOL)和药物安全性。


评估与统计:根据实体瘤的反应评价标准(ERCIST1.1)评估肿瘤,使用Kaplan–Meier分析进行生存分析。



溯癌症之源    至诊疗之本

至本医疗科技专注于国际高新技术研发及在肿瘤领域的临床应用转化,让每一位癌症患者在临床上得到最大可能的实际获益。总部位于上海浦江高科技园区,在嘉定、深圳、福州等地设立有分公司和医学检验所,总面积12000平米。至本医疗科技拥有经过严格验证的“溯”“源”“至”“本”四大系列产品,首家开发了精准治疗数据共享和随访APP-土拨鼠博士,服务网络覆盖全国五大区域200多家核心医院。

知识产权:在生信算法、知识库建设、流程一体化等方面拥有16项知识产权 

学术成果:2017年至今,至本与国内外专家合作发表SCI论文/国际会议报道35篇 

至本黑科技:至本OriFusion算法 (融合)/至本OriLongIndel算法 (大片段插入/缺失)/至本免疫双向多模块分析体系 (OriTMB/OriMSI/OriRNA) 

至本资质:美国“登月计划”癌症基因蛋白组学中国研究中心生信分析团队(国内唯一)、CSCO团体会员、满分成绩通过2017年全国肿瘤高通量测序室间质评及美国病理学家协会(CAP)能力测试评估等多项国内外室间质评


小至     2018-09-28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