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 News

大咖访谈 | 陈海泉教授:不要单纯遵循临床的治疗指南,外科医生要做自己的研究!

2018-06-11

名家访谈

INTERVIEW WITH EXPERTS


在第二届溯源至本中美高峰论坛期间,小至有幸采访到了肺癌专家陈海泉教授,就肺癌外科领域的前沿问题请教了陈教授。陈教授的很多研究改变了全世界胸外科对于微创手术的认识以下是采访视频和文字实录,跟着小至一起来学习一下陈教授对于精准医疗和临床研究独到的见解吧!




陈海泉教授

中国肺癌专家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胸外科主任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胸部肿瘤多学科诊治组首席专家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肺癌防治中心主任

美国AATS 会员,美国STS 国际理事

中国医师协会胸外科分会副会长

中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常委

中国抗癌协会食管癌专业委员会常委

中华医学会胸心血管外科学分会委员

上海市抗癌协会胸部肿瘤委员会主任委员

上海医学会胸外科分会副主委


 问题1

能否分享下您领导的团队在早期肺癌治疗领域的研究成果,以及这些研究成果对于肺癌治疗的影响?

外科主要集中在早期肺癌,进入新世纪之后,肺癌筛查在中国非常普及,尤其是2011年之后,当美国国家肺癌筛查试验证明采用低剂量螺旋CT(LDCT)对肺癌高危人群进行筛查可使肺癌病死率下降20%,肺癌筛查在中国更加普遍。过去半个多世纪,外科医生、肿瘤科医生、放疗科医生尽了很多努力都没有使肺癌的死亡率下降,而筛查却可以使肺癌的死亡率下降。


筛查出现以后,在中国出现了很多新的问题,第一个是我们发现中国的高危人群与国外不同,例如年轻而不吸烟女性肺癌人数的增加;第二是当出现这些早期肺癌之后,我们应该如何治疗? 我们从上个世纪30年代就开始做早期肺癌的外科治疗,直到90年代,肺叶切除加周围淋巴结清扫一直是标准治疗指南。而这些标准指南的证据非常少,尤其当我们面对现在的早期肺癌,还应该按照过去的标准治疗方法吗?还需要做肺叶切除加周围淋巴结清扫吗?这些都是我们在日常工作中碰到并试图改变的问题。


首先,我们做了淋巴结转移规律的研究,发现早期的肺癌并没有淋巴结转移,这些淋巴结清扫手术就白做了。第二点,我们发现这种早期肺癌做楔形切除,如果边距够大的话,和肺段切除、肺叶切除的预后是一样的。反过来思考,对于早期肺癌,我们所做的肺叶切除、肺段切除手术可能过大了,这就是我们试图改变的问题。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就提出了微创的概念,外科医生对于微创的理解仅仅局限在切口小的问题上,为了切口小、少打几个洞,我们做了很多努力,但并没有考虑怎样少切肺、怎样不清淋巴结。


这些年我们做了很多工作,在淋巴结的转移规律上我们做了很多研究,最近一期《美国心胸外科杂志》(JTCOS)发表了我们的一篇研究 -- 冰冻病理指导淋巴结清扫的策略。16年《临床肿瘤学杂志》(JCO)也发表了我们另一篇研究成果 -- 冰冻病理诊断指导亚肺叶切除,并同期为这项研究配发了社论,评论这是外科个体化治疗向前迈进的一步。由于关注JTCOS的大部分是胸外科医生,因此这篇文章反响很大,这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但肯定会是一个方向。此外,我们很快会做一个前瞻性的研究,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一定会证明我们的大方向是正确的,将整个胸外科对于肺癌手术的认识往前推进了一大步。


 问题2

能否和我们聊聊您对微创手术的理解?

上世纪介入治疗、内镜治疗、腔镜治疗等内科治疗发展很快,这就逼着我们外科医生做一些改变。上个世纪90年代末,我在美国工作的时候,带我的老师整天在说,大医生、大切口。由于来自不同科室不同领域的竞争太激烈,因此外科医生就开始想办法做微创。一开始是把大切口变成小切口,后来腔镜技术的发展又使小切口变成几个洞。我们现在带给病人和大众带来的观念就是,微创就是切口小。


当外科医生追求切口小到了极致,已经误入歧途,促使我们回想什么是微创手术。因此,我们在2015年就有一个初步想法,如何建立一个理论体系。首先是切口微创,手术创伤分为看得到的和看不到的,看得到的创伤是切口,看不到的创伤是在体内。第二个是器官水平微创,如何少切肺,把健康的肺组织保留的越多越好。另外,淋巴结是机体重要的免疫器官,如果没有淋巴结转移就不需要做淋巴结清扫。还有整个手术对全身各个系统的微创,也就是说微创包括切口水平、器官水平和全身系统水平上的微创。我们需要找各种证据证明这个观点是对的。


16年10月份,在波士顿美国心胸外科协会(AATS-focus),的会议上,我第一次在国际会议上阐述微创的三个观点。去年的七月份,这篇文章在线发表在《Annals of Surgery》的外科展望(Surgical prospect)栏目上,给予文章很大的肯定,这篇文章从投稿到发布大概仅两个月时间,不仅仅是胸外科,这篇文章对于全世界的外科医生重新认识微创起到了一个非常正面积极的促进作用。 


 问题3

您在临床外科领域拥有丰富的行业经验,您认为精准治疗对于临床外科领域的影响和发展?

有些病人虽然处于早期,尽管手术做到极致,预后还是不好。有些病人虽然已经晚期,但预后却不错。我们怎么样把这些病人找出来,哪些病人需要开刀,需要开什么样的刀,这都是我们要去做的事。我们现在对肿瘤的认识还太肤浅,统计学的数据并不能解释所有的情况,因此精准医学对我们而言太重要了


我们外科医生为什么要搞研究?不做研究,你只能遵循指南和老师们讲的去做。我们做的这么多改变,都是基于过去对临床问题的研究,对基础问题的研究,才能认识到问题,才能做到对临床的一些改进。所以像16年《冰冻病理指导的亚肺叶切除》这篇文章,JCO给予很高的评价,到17年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把它列入指南。所以,如果我们总是遵循指南,那么指南就没有进步,你做了研究,才能改变指南,才能促进医学的发展。


外科和精准医疗看似遥远,其实不然。去年5月初,在美国胸外科协会(AATS)成立100年的年会之际,我和Matthew Meyerson 教授确定了一个方案,到现在差不多分析完成了。按说我俩离得很远,但到现在已经有五六年了,大家关系都很好。他是个病理科医生,专门做基础研究的,我是外科医生,但在肺癌领域,我们有很多共同点可以合作,这就是我们做基础研究和临床研究非常重要的一点。


 问题4

您对于参加本次溯源至本中美高峰论坛的感受和收获?


我是通过Matthew Meyerson 教授而听说了至本CEO王凯。Matthew Meyerson 教授给予王凯非常高的评价,但是我一直没有什么概念。直到去年至本医疗科技举办了第一届溯源至本中美高峰论坛,我才和他面对面交流,后来我到至本公司参观,觉得中国类似的公司太多了,你们可能跟别的公司不太一样。


如果想挣钱,很多方法可以挣到钱,不一定要走科学这条道路。但是如果不是以挣钱为主要目的,就要与临床很好地合作,真正为临床解决一些问题,这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你们是在正确的方向上走。开始的时候保持公司这样运营,今后会一年比一年更好。今天的会议对于推动科学和医学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溯癌症之源    至诊疗之本

至本医疗科技专注于国际高新技术研发及在肿瘤领域的临床应用转化,致力于让每一位癌症患者在临床上得到最大可能的实际获益。公司总部位于上海浦江高科技园区,在上海、深圳、济南、福州等地设立有分公司和医学检验所,总面积12000平米。至本医疗科技拥有经过严格验证的“溯”“源”“至”“本”四大系列产品,首家开发了精准治疗数据共享和随访APP-土拨鼠博士,分析基因变异数据和随访患者临床检测服务网络覆盖全国五大区域200多家核心医院。

知识产权:在生信算法、知识库建设、流程一体化等方面拥有16项知识产权 

学术成果:2017年至今,至本与国内外专家合作发表SCI论文/国际会议报道35篇 

至本黑科技:至本OriFusion算法 (融合)/至本OriLongIndel算法 (大片段插入/缺失)/至本免疫双向多模块分析体系 (OriTMB/OriMSI/OriRNA) 

至本资质:美国“登月计划”癌症基因蛋白组学中国研究中心生信分析团队(国内唯一)、CSCO团体会员、满分成绩通过2017年全国肿瘤高通量测序室间质评及美国病理学家协会(CAP)能力测试评估等多项国内外室间质评



小至     2018-06-11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