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新闻 | Frontiers

周末去刷《我不是药神》?先撸完这篇文章

2018-07-06



由文牧野导演、宁浩监制、徐峥监制并领衔主演的电影《我不是药神》7月5日正式上映,一路收获“零差评”的超高口碑。在去刷电影之前,先为大家说一说影片背后的故事和医学知识,据说这篇文章跟电影更配哦!


01「药神」的原型


程勇在现实中的原型,叫陆勇。他曾经也是个轰动中国一时的风云人物,被奉为「药侠」,「抗癌药代购第一人」。他一度极不同意电影方把自己拍成一个赚病人钱的“商人”。


生于 1968 年的陆勇,是江苏无锡一家针织品出口企业的老板。


2002年8月,34岁的陆勇被检查出慢粒白血病。为了控制病情,陆勇听从医生建议开始服用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特效药格列卫(电影中的「格列宁」),这种药对维持病情稳定很有效,是不少患者的保命药。


然而高效带来的是高价,一盒只够吃一个月的格列卫,价格高达23500元,两年里仅仅在买药上陆勇就花了60万。


“感觉每吞下一片药,都是在吞钱。”



天价药当然不是谁都能吃得起的。


2004年,陆勇在QQ上创建了“慢粒白血病人交流群”,群里100多号病友,群里每个月都有好几个人,头像灰了之后就再也没亮过。


2004 年 6 月,陆勇偶然了解到印度生产的仿制抗癌药,药效几乎相同,但一盒仅售 4000 元。印度和瑞士两种「格列卫」对比检测结果显示,药性相似度 99.9%。



病友间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了印度仿制药,陆勇开始代表病友与印度药商谈判购药。


2014年,陆勇发现的几种仿制药中,最低的价格降到了一盒200元。为了方便操作,在印度公司的建议下,陆勇还网购了3张银行卡。



2014 年 3 月 19 日,陆勇被取保候审。7 月 21 日,沅江市检察院以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对陆勇提起公诉。


按照中国法律,这些抗癌药哪怕的确有疗效、且的确是真药,但由于并未取得中国进口药品的销售许可,均会被认定为「假药」。


2015 年 1 月 10 日晚 6 点 30 分,陆勇被警方带走。


得知陆勇被捕之后,有 300 多名白血病病友联名写信,请求司法机关对他免予刑事处罚。 


2015 年 1 月 27 日,沅江市检察院向法院请求撤回起诉,法院当天就对「撤回起诉」做出准许裁定……


按照这个版本,陆勇是一位拯救万千患者生命于水火的勇士。当然背后是不是还有我们不知道的故事,无从定论,媒体和相关人士也褒贬不一。


02 电影中病与药的渊源


电影里所描写的病症,叫做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Chronic myelocytic leukemia,CML)。每年所有的白血病新患者中,约有 15% 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这种病症的发病演变分为慢性期、加速期与急变期。一旦病症进入急变期,患者的状况就会急转直下,很快就会死亡目前也没有什么有效治疗手段。在影片中医生说某角色已经进入急变期,就是这个阶段了……


所谓粒细胞,是一种细胞质中包含颗粒体的白细胞,正常状态下,它会由补体调节蛋白调控,并由骨髓中的造血干细胞分化而成。但是,某些人体内的费城染色体(Philadelphia chromosome)会发生染色体易位现象:9号染色体上的Abl基因与22号染色体上的BCR基因连到了一块,产生了一条BCR-Abl融合基因。这条融合基因编码了一种奇特的酪氨酸激酶。


费城染色体易位产生的融合基因


对常规酪氨酸激酶而言,它们的活性受到了严格的控制,不会突然失控;但BCR-Abl蛋白则不同。它不受其他分子的控制,一直处于活跃状态。这就好像是细胞锁死了油门,导致人体骨髓中的主要粒细胞从此不受控制地增长,并在血液中不断地积累,无限增生。这种粒细胞恶性增殖的疾病,也就是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


▲粒细胞恶性增殖(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1990 年时,瑞士一家医药公司开发出了一种专门针对此病的药伊马替尼(Imatinib),这家公司在 1996 年兼并了另外一家公司,组成了后来的瑞士制药巨头诺华公司,也就是电影中的瑞士诺瓦制药


1998
年6月,伊马替尼人体试验研究表明,该药物不但耐受良好,而且有着堪称奇迹般的疗效:接受300mg剂量的54名患者中,有53名出现了血液学上的完全缓解(complete hematologic responses ,CHR)。


1999年启动的II期临床试验再次验证了期试验中观察到的积极疗效:在治疗的一年半后,患者的无进展生存率依然达到了89.2%。基于其出色的治疗效果,美国FDA在II期临床试验后,就加速批准这款新药问世,治疗慢性骨髓性白血病。而这款药物的产品名,就是我们所熟知的格列卫(Gleevec)。

格列卫的治病机制


III期临床中,格列卫的效果完胜标准疗法(图片来源:《Blood》)


在格列卫诞生前,只有30%的慢性骨髓性白血病患者能在确诊后活过5年。格列卫将这一数字从30%提高到了89%,且在5年后,依旧有98%的患者取得了血液学上的完全缓解。为此,它也被列入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基本药物标准清单,被认为是医疗系统中“最为有效、最为安全,满足最重大需求”的基本药物之一。


可以说,格列卫的诞生,是众多医疗专家的科研结晶,从被科学家发现,到研制、合成,到可以应用于临床,需要数十亿美元的成本,整个准备过程的完成,就用了半个世纪。


▲2018年全球制药企业排名,研制格列卫的诺华公司研发费用在78.23亿美元 


生命无价,但是人类科技的结晶,是有价的。关于格列卫的定价高昂,你可以说它不合理,但是众多的科学家为此耗费了大量时间精力,制药公司也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从这个角度来说,它确实值这个价。


03癌症,我们身边的残酷现实


电影一经播出后就引发了大家的热烈讨论。癌症,是我们身边的残酷现实。就像电影里说的,穷病才是治不了的病……


▲图片来源:《我不是药神》剧照


就在前不久,我国对进口抗癌药品正式实施零关税政策,这对于癌症患者来说无疑是个福音。


但无论药价怎么定,目前来说,癌症都是一场可以拖垮家庭的大浩劫。更多癌症病人面临的,是一场更漫长、结局更加未知的战斗。


肺癌专家、广东省人民医院副院长吴一龙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说:「现在很多病人都变成医生和化学家了,他们去买原料药自己配药吃。我接触的中国病人,三分之一的人自己买原料药吃。」


但原料药在带来希望的同时,病人也面临着耐药、中毒甚至死亡的风险。吴一龙就有病人,因为吃了原料药,突然中毒死亡,而原因究竟是假药、不良反应还是其他原因,无从得知。


无论是奋力挣扎的病人、被脸谱化的制药公司,还是作为规则制定者的各国政府,这都不是一场容易的战争。


电影的价值就在这里:开拓问题,引发讨论。让慢粒白血病被更多人看见,让癌症病人的困境,被更多人知道。


部分资料参考:睡眠病室、偶尔治愈、网易公开课、药明康德






溯癌症之源    至诊疗之本

至本医疗科技专注于国际高新技术研发及在肿瘤领域的临床应用转化,致力于让每一位癌症患者在临床上得到最大可能的实际获益。公司总部位于上海浦江高科技园区,在上海、深圳、济南、福州等地设立有分公司和医学检验所,总面积12000平米。至本医疗科技拥有经过严格验证的“溯”“源”“至”“本”四大系列产品,首家开发了精准治疗数据共享和随访APP-土拨鼠博士,分析基因变异数据和随访患者临床检测服务网络覆盖全国五大区域200多家核心医院。

知识产权:在生信算法、知识库建设、流程一体化等方面拥有16项知识产权 

学术成果:2017年至今,至本与国内外专家合作发表SCI论文/国际会议报道35篇 

至本黑科技:至本OriFusion算法 (融合)/至本OriLongIndel算法 (大片段插入/缺失)/至本免疫双向多模块分析体系 (OriTMB/OriMSI/OriRNA) 

至本资质:美国“登月计划”癌症基因蛋白组学中国研究中心生信分析团队(国内唯一)、CSCO团体会员、满分成绩通过2017年全国肿瘤高通量测序室间质评及美国病理学家协会(CAP)能力测试评估等多项国内外室间质评



小至     2018-07-06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推荐阅读